加快能源体系改革增强参与全球治理能力

【keywords start】能源治理【keywords end】 我国是能源生产国和进口国,能源安全风险日益显现。 近年来,石油对外依存度已达到近70%,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达到45%左右。 尽管煤炭产量占世界50%以上,但仍需要约2亿吨标准煤。 在能源进口量大幅增长的同时,火力发电、炼油等能源加工转换环节产能过剩问题突出。 此外,从省市来看,部分地区,如广东、重庆等能源输入省市,未来十年仍存在能源电力供应债务,国内电力平衡有待加强。 针对我国能源进口安全、能源供需失衡等问题,一方面,我国需要扩大开放,积极参与全球能源治理,建立稳定的能源进口渠道和贸易关系; 另一方面,要进一步推进能源体制改革,解决能源投资不足的问题。 、效率低等问题。

企业在能源体制改革和全球能源治理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一些国际治理规则往往是由跨国企业提出或主导的。 我国虽然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企业参与全球治理的程度远低于发达国家。 开放经济条件下,国内制度对企业参与全球市场竞争具有重要影响。 同样,全球能源治理也需要相关国家制定相应的规则和制度。 因此,从政府角度来看,深化能源体制改革与参与全球能源治理有着内在的联系,需要统筹考虑和设计。

石油和天然气是高度国际化的能源产品。 全球能源治理就是通过具有约束力的国际规则,维护正常的经贸关系和有关各方的合理利益,化解争端和冲突,维护正常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并最大限度地提供保障。 能源的商品属性促进了能源在全球范围内按照市场规则正常流动。 《中国能源政策(2012)》白皮书明确提出,中国要“积极参与全球能源治理,加强与世界各国的沟通与合作,共同应对国际货币体系、过度投机、垄断等影响”能源市场运行等因素影响,维护国际能源市场和价格稳定。”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实行单边主义,奉行“美国优先”政策,无视世贸组织规则,破坏既定的国家经贸秩序,试图利用石油天然气给美国带来的主动权。页岩油气革命。 干预石油贸易,重构石油地缘政治格局。 一方面,这显示了美国的“霸权”,另一方面,也显示了全球治理的缺失。 有效的全球能源治理有利于降低各国能源安全风险、限制市场操纵、保护跨境能源投资。 当前,气候变化问题将能源问题提升到事关人类命运的高度。 全球能源治理必须密切关注温室气体排放,加快能源转型步伐。 全球治理不仅要遵循人类共同价值观,还要尊重各国文化传统和多样化需求,打造包容性结构,应对各种不确定的期待和挑战。

全球能源治理不仅是规则的制定,更是规则的实践。 国内能源体制与全球能源治理密切相关。 企业只有放宽市场准入,实现“竞争中性”,建立公平竞争的开放市场环境,才能适应全球能源治理的要求,成为真正的经济主体,在全球市场竞争中获得优势。 我国能源管理体制改革虽然起步较早,但对能源政治属性发挥作用的范围认识不足。 能源的政治性只有在国际竞争中才能体现。 以能源的政治性质为由限制国内市场竞争只能适得其反。 因此,坚定推进能源市场改革是我国参与全球能源治理的重要支撑。

石丹。 加快能源体系改革提高参与全球治理能力[J]. 中国国情与实力,2019(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