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黄河流域高质量发展

作者:马庆斌,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陈艳,副研究员

10月16日出版的《求是》杂志第20期刊登了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文章《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文章强调,黄河流域是重要生态屏障、重要经济区,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要区域,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安全中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鉴于黄河流域的重要作用和地位,沿黄九省区(山东、河南、山西、陕西、内蒙古、宁夏、甘肃、青海、四川)需要统筹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加强黄河流域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把黄河流域建设成为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和流域绿色发展协调发展的重要引领区。

黄河流域的重要性

首先,从生态功能来看,黄河的源头是青海玉树的“三河源头”,也是长江、澜沧江的源头。 三江源地区被誉为“中国水塔”,是我国最重要的水源地,具有极其重要的生态价值。 黄河呈“吉”字形,流经高原(高山、黄土)、山地、丘陵、平原等各种气候(干旱地区、富水地区)和地形,最后注入渤海。 历史上黄河经常发生洪水。 新中国成立后,防洪工作取得了重要成就。 黄河流域生态环境得到恢复和保护,有力支撑了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 然而,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水平衡和水污染问题日益突出。 黄河流域生态屏障价值更加凸显,流域生态环境已成为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制约因素。

其次,从经济功能看,沿黄九省区是我国粮食、能源、工业等重要集聚区。 当前,黄河流域各省区经济发展状况差异较大。 四川、河南、陕西、山西等中西部省份正在加紧经济转型升级。 地处下游的山东省也面临着较大的新旧动能转换压力。 从全国区域发展来看,东西部经济差距在缩小的同时,南北分化开始凸显。 华北、东北、西北地区都面临着经济转型的压力。 黄河沿岸九个省区大部分位于北方。 上下游流域协调发展,将在很大程度上打破南北经济发展差距扩大的趋势,对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三是脱贫攻坚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 黄河流域省区中,甘肃、青海、宁夏、内蒙古等地因生态脆弱、地理环境限制等因素,成为贫困相对集中的地区。 与其他流域相比,黄河流域的脱贫任务更加艰巨。 与此同时,黄河流域特别是中上游省区也为国家生态安全和粮食安全做出了重大贡献和牺牲。 支持中上游省区发挥比较优势,全流域协调发展发展特色产业。 通过转移支付、生态补偿等方式,确保生态脆弱和农业核心地区基本公共服务水平与其他地区大致相当。

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应把握四个关键要素

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需要把创新作为第一动力,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通过加大自贸区和开放平台建设力度,构建全流域开放型经济体系,促进沿黄省区发展。 充分发挥比较优势,实现共同富裕。

具体来说,推动流域高质量发展,要重点抓好以下四个问题。

一是创新驱动。 创新是区域发展的第一动力。 黄河沿岸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内容仍然是改革创新。 特别是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的推进,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也对创新链产生了负面影响。 影响巨大,中西部地区创新潜力有望激发。 比如,青海如果仍然采用工业化时代的理念,就不可避免地会出现环境保护、工业化、城镇化之间的冲突。 但如果与数字经济、医疗健康、绿色农牧产品等结合起来,青海将拥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二是科学用水。 如何实现“以水定水、以水计量”,如何实现上中下游生态用水、工业用水、城乡用水的平衡,如何用市场化的方式进行管理和使用水资源宝贵,这是黄河流域解决水资源紧张必须回答的问题。

三是协调发展。 区域协调、省际协调、城市群协调成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政策载体。 黄河流域各省区要作为一个有机整体,利用好黄河航道和通用航空的便利,特别是通过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区域物流枢纽,使利用好消费升级的重要窗口期,盘活流域生态资源。 将其转化为生态资产,转化为旅游、医药、绿色食品、特色产业等生态资本和产品。 全流域将构建统一开放的市场,推动高质量协调发展。

四是开放平台。 在当前国家构建全方位开放格局背景下,特别是中西部地区,依托“一带一路”向西开放,内陆自贸区等开放平台、跨境电商、保税区更加开放。 在中西部地区布局,实现通关、检疫、产品标准等一体化,推动中西部地区融入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 沿黄九省区要抓住扩大区域开放发展的有利形势,通过建设一批经济特区、国家工业园区等,提升对外开放水平和空间。转移、沿边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边境重点口岸,提升对外开放水平和空间,打造沿黄开放高地。

以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为契机,探索流域协调发展之路

近年来,流域作为重要的带状经济区在我国区域经济发展中的地位日益重要。 通过推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积极探索流域治理和高质量发展,为流域保护治理和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成功经验。

(一)探索建立流域主体功能区实施机制

流域是实施我国主体功能区战略的重要载体之一。 在黄河流域高质量发展进程中,实施主体功能区战略是关键一环。 对于黄河流域、三江源、祁连山等具有重要生态功能的地区,核心功能是创造更多的生态产品; 河套灌区、汾渭平原等粮食主产区发展现代农业。 这些地区要以生态环境指标、农业发展指标作为核心甚至评价指标,突出区域定位和功能,向地方政府发出明确信号。 逐步建立差别化的生态绩效考核机制,作为转移支付的重要依据,发挥其激励和约束作用。 同时,针对优化发展区域,通过探索建立明确的产业、人口、生态环境标准,推动部分产业向重点发展区域转移,实现产业布局与主体功能匹配,更有效地实施主体功能区战略。

(二)探索建立上下游流域责任和利益共享机制

一是构建更加合理、多元化的财政转移支付体系。 从生态产品和生态服务的公共产品属性来看,多样化的财政转移支付方式是必要的。 不同层次的政府部门应当提供不同类型的公共产品。 这是财政转移支付的重要依据。 可在黄河流域部分省区开展试点,推动建立多元化财政转移支付制度,激发地方创新积极性,形成更加清晰的中央与地方权责体系和各级地方政府。

二是试点横向分税制。 随着黄河沿岸各省、行政区之间经济活动强度的加大,仅依靠行政协商而不建立完整的利益共享机制,将大大降低上下游协作的政策效果。 如果双方都为这项投资提供公共服务,就需要在税收方面做出一些合理的规定。 可先在流域上下游有代表性的省区试点,形成成功经验后逐步推广,最终建立适应全国统一市场建设的横向分税制度。

(三)探索建立流域综合治理机制

流域是典型的山、河、林、田、湖、草有机生命形态。 无论是流域的保护、管理、产业布局,还是城市规模建设,都必须坚持生态系统完整性原则,统筹规划、统筹实施。 在黄河流域探索试验,如何将山水林田湖有机综合治理实施,恢复流域生态功能,维护流域生态平衡,具有重要参考意义用于我国流域管理和生态环境修复。

在流域综合治理过程中,流域治理体系是取得有效成效的重要制度保障。 九龙区的控水分流管理是水资源管理中长期存在的难题。 水资源管理涉及多个部门,“九龙治水”历史悠久。 机构改革进一步明确了水资源管理部门的职能,但水资源和流域经济的特点决定了多部门管理的特点和必要性。 特别是对于黄河流域来说,水资源保障能力薄弱,亟待加强。水资源是黄河流域经济社会发展的最大刚性约束。 在此共识和基础上,加强各职能部门的协商与合作,共同实现黄河水资源管理的目标。 同时,要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通过完善黄河水价形成机制、加强黄河水价形成机制,提高全流域水资源利用效率,增强水资源承载能力。水权管理。